鶴無雙

形单影只,鹤无成双
点开看看呗୧( ⁼̴̶̤̀ω⁼̴̶̤́ )૭
又不是同人又不是原创的文手没人权
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
人设厨一只
头像来自陆玫贰太太,有偿稿勿盗

第五人设背景补充



他本应该活在黑暗中。


他的双胞胎姐姐鹤无双是全家族族史上百年难见的天才。


令人惊讶的独特才能与对各种技巧无师自通的天赋令她在14岁的时候就打破了家族男性才继承家族的传统,成为了家族的族长第一顺位继承人。


虽然有族长血缘的影响,但无疑是她的天才,才使她打破了性别的藩篱。


鹤云远无疑是羡慕姐姐的。即使是一直活在他姐姐的阴影里,他也一直喜欢和爱戴着姐姐。


他们的母亲是家族前族长的唯一的孩子,父亲虽然是招赘的,但父母真心相爱。


在他和姐姐小的时候,家是最美好的地方。


相爱的夫妇,天真可爱的姐姐,还有一个安静寡言的他。


那个时候的家族的庞大势力不需要培养幼小的他们来添砖加瓦。


但在他姐姐第一次画出了绝对在她这个年纪画不出来的画之后,一切都变了。


他的姐姐接连做出来她这个年纪不可能做出的成就来,逐渐开始成为命运的主角。


诗词画曲棋,刀枪剑戟鞭。各种高超技艺与超强的武艺,各种有权有势的男人都开始注意到她。甚至家族还有谣言,说她是神明托生,不然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


同时家族也没有遗忘逐渐开始成长的鹤云远,沉默但与姐姐长相相似的他被家族培养成为一名顶尖的杀手。


他是姐姐的暗卫,是她的锋利的刀,也是她的替身。


姐姐是在光明下沐浴阳光的神明,而他是代替姐姐在黑暗中终结一切的杀手。


沿着这样的道路前进,本来不可能出现任何问题。


虽然他失去了很多,即使很久没有见面的姐姐变成他不认识的陌生样子,现在只能因为他们相似的样子才能猜出来的血缘关系来勉强客套几句。


但只要姐姐活在阳光下,他的双手沾满鲜血也未尝不可。


随着他们逐渐成长,鹤无双成为家族族长的前景已经在鹤云远掌管了家族的黑暗势力后稳固。


即使这时本家的二房的一个年龄稍次于他们的孩子也开始名声在外,但是那个人根本撼动不了他们的地位。


但在一次任务后,鹤云远回到家族,一切都变了。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没有了他的任何信息,没有任何人认识他,就像是鹤云远这个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其实这可能是一件无伤大雅的事情,因为他只活在阴影中,他的存在在人们眼中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但是在此同时,他的姐姐却失踪了。


时间不等人,另外一个继承人已经准备继承这个家族了。


为了保住他姐姐一直以来继承家族的愿望,鹤云远只能伪装成他姐姐的样子维持着这假象。


即使在别人都觉得鹤无双正在一点点产生变化时候,众人还是承认了他的家主地位。


鹤无双一直都没有出现,而世界上也没有鹤云远这个人了。


直到他有一天收到了遥远国度的邀请,上面的邀请函写着有他姐姐的消息,他姐姐曾经来过了这个欧丽蒂丝庄园,并且她许下的愿望只有一个。


那就是抹掉鹤云远的一切痕迹。


(本来想写人格分裂的,鹤无双是分裂的人格,但是写出来没意思放弃了)


资料补充

【客观履历】

代号鹤无双,本名未知,只透露过本人为东国鹤家继承人之一,为了寻找患有矿石病的姐姐离开家乡。一直流浪,在一次偶然保护博士的过程中展现出惊人的战斗本领,现作为近卫干员在罗德岛就职,遵循本人意愿只为博士提供个人保护,不涉及罗德岛内部事务。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分析,该干员体内脏器轮廓清晰,未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检测源石颗粒检测未见异常,无矿石病感染迹象,现阶段可以鉴定为非矿石病感染患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0%
干员鹤无双没有被源石感染的迹象。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0.14u/L

可能与其流浪生涯与雇佣事务有关,干员鹤无双被感染的风险正在逐渐增大,从现在开始必须限制鹤无双对源石及其源石产物的接触。

干员鹤无双,喜欢孤身潜入战场的作战方式,虽然这样的作战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但这样的作战风格明显体现出了鹤无双不看重自己生命的迹象,虽然我没有理由改变别人的作战风格,但是作为一名医者,我要对他这样的行为做出批评。——医疗干员凯尔希

十分感谢。——鹤无双的回复。

【档案资料一】

鹤无双,一位来自东国的杀手。虽然自称为暗杀者。但是作战大部分偏向忍者,从小受到全方面的严苛训练。作为大家族的继任者之一受到了一部分长老的重视。但是人们对他的重视,一大部分是经过其姐姐后,才投到他身上的。

当其姐在一次又一次艰巨的任务完美完成之后,突然被发现感染了矿石病,失去了继承权,被迫离开了家乡。

从小与姐姐相依为命的鹤无双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在其母亲因病去世之后,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从此永远离开了冰冷的故乡,踏上寻找姐姐的道路。

语音集

声明一下,我倾向于互攻

任命助理:“在下一直在您身边,顺便说一句,刚刚您在办公室睡觉被好多干员看见了。”

干员报道:“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见面 ,但考虑到博士的现况,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我要说明,我是男性。”

交谈一:“Dr.x很无聊?不如来看看这把刀。”

交谈二:“虽然大家称我是Dr.x的贴身保镖,但是我觉得很形象。”

交谈三:“唔……这样乖乖批文件的Dr.x真少见。”

晋升后交谈一:“博士想知道我之前在干什么?杀手当然是在不断的杀人了。……他们该死吗?我的答案已经用我的行为去证明了。”

晋升后交谈二:“博士,我的裙子已经改到你要求的长度了……什么?看上去太短?博士为什么对这个这么上心呢?毕竟……”

信赖晋升交谈一:“Dr.x,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信赖二:“Dr.x,说起来可能有些好笑,但是我累了。我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家,也不知道我的家人好不好……我想家了。

闲置:“太没有警惕心可不行啊Dr.x,什么,因为我在这里才这样?”

观看作战记录:“这里需要暂停。”

编入队伍:“优先保护博士。”

任命队长:“大家做好潜行的准备。”

行动开始:“所见敌人,不留活口。”

选中一:“在。”

选中二:“博士有什么要求?”

战斗一:“死吧。”

战斗二:“你不配苟活。”

战斗三:“谁不是可怜的人呢?”

战斗四:“我身后有重要的人。”

三星胜利:“博士的作战指导的确没有改变风格。”

四星胜利:“只要保护好博士,这就是我们的胜利。”

二星:“博士,请随我赶紧撤退。”

任务失败:“Dr.x,您的伤包扎好了吗?这次……是在下的失职。”

进驻设施:“这个地方是博士的独有的设计风格啊。”

戳一戳:“唔啊~博士?”

信赖触摸:“此生无悔。”

问候:“在下鹤无双,博士你还记得我吗?”

伪公告

【新增干员】

//鹤无双

“博士阁下你好,在下鹤无双,曾是东国杀手。主要负责您的人身安全,在此后如果有人危害到您的生命安全,在下一定会出现。”

————————————————————

干员鹤无双,之前是东国杀手,因为特殊原因离开家族,被博士邀请加入罗德岛。职位为博士的贴身保镖(戏称)

鹤无双的家族在东国只手遮天,但鹤无双厌弃庞大且腐朽的家族,为了寻找被家族忽视后失踪的双胞胎姐姐毅然离开了家族。

在流浪的途中杀出重围顺手救了之前的博士,被邀请加入罗德岛保护博士,作为交换,罗德岛的消息系统可以帮助他寻找他姐姐的消息。

但是鹤无双加入罗德岛似乎还另有打算,但是他保证他不会对罗德岛的每一个干员以及博士出手并且做出危害罗德岛的事情。

“博士,您在这里也并不安全。但是在下可以向您保证,在下没有恶意。”

但是在对博士特殊的一面背后,平时的鹤无双是冷漠且孤独的,他只和同为东国人的星熊和白雪她们有话题可说。尤其是白雪,他们可以在两个人不说话的情况下相处一整天。

基础档案

【代号】鹤无双

【性别】男

【战斗经验】12年

【出身地】东国

【生日】11月7日

【种族】菲林

【身高】175cm

【矿石病感染情况】

体表无源石结晶分布,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标准

战场机动,优良

生理耐受,普通

战术规划,普通

战斗技艺,卓越

源石技艺适应性,优良

普通攻击范围本身格以及前两格

天赋:共感,鹤无双在队伍中时提升在场近卫干员的攻速与攻击力9%

干员人设

放我儿子方舟设定

干员代号:鹤无双

六星近卫,特点高法抗,高物理输出,开技能脆皮

种族菲林,原型黑豹

未精英化时初始部署点数为17,精英化为19

天赋:暗影,鹤无双在其他队友在周围的情况下容易被忽略,敌人优先攻击最近部署的队友。

初始技能
一意孤行:技能开启时如果周围没有队友,攻击力增加55%,最高可达245%,自动触发,持续时间无限。

二技能
一去无悔:技能开启时增加阻挡数且可以攻击所有敌人,攻击范围扩大,变为法术类型,可以对空,在技能持续时间中第一击为暴击,但是此时防御力为零,手动触发。

技能持续时间15s

基础属性:近战位/爆发/输出

特性:挡①,当二技能开启时阻挡数上升为挡③,且阻挡攻击的所有敌人。

生命:1047

再部署:慢

攻击初始:780

防御初始:200

阻挡数:1

法抗:15

攻击速度:快

杀手日记⑥

杀手日记⑥

第一次被联合群殴(不是)


夜色如水般悄然而至,庄园却并没有随着夜色的到来而变得安静下来。


在另外一个大厅里,比平常更多的八个求生者正在一起悄悄探讨着这次的联合狩猎该如何和监管者周旋,以及分配好各人的任务。


这次参赛的求生者显然鱼龙混杂,不仅仅有神秘主义者,信仰尤格的女祭祀,还有为了出师杀死师傅的魔术师。


虽然他们的背景都深不可测,但是鹤无双还是能从各种流言蜚语中推测出他们的大部分过去。这次求生者只出现了一两个新人,一眼看过去,这次时间守护者没有出现。


倒计时结束,他的队友,就是那个新人应该会到?


但为什么在一阵失重之后,他突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上?看着男子脸红的失态模样,还紧紧靠在了椅子的一边上,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别紧张,在下可不是一位需要你负责的女士。”鹤无双因为一身繁琐的服饰,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


那个新人倒是被吓了一大跳,尽量坐在椅子比较远的一边,但是椅子并没有多大空间,两个人还是挨在了一起。


鹤无双倒是对此不在意,但是织梦人倒是坐立不安的样子。


鹤无双只好说一些其他话来转移他的注意力。比如,谈论新人来到庄园的经历,再介绍一些有奇特能力的新求生者?


虽然氪金大佬坐在求生者的那一面,但是总有机会,是会认识的。


玻璃再次破碎,这次他们来到了湖景村,


一个因为邪神而走向破败的渔村。


这个村子的人早已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现在这个村子被庄园主占下,成为了一个联合狩猎的地图。


感受着海铺面而来的清凉气息,他突然想起了远隔万里的故乡,那里与这里其实也并没有多少区别。


就是这片无尽的海洋,孕育了无数生命。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屏住了呼吸,静静地接近远处的一块发光的地方。


毕竟湖景村此时也是傍晚,不知道是什么才能发出这样的光亮,引起了鹤无双的好奇。


他的衣服隐没于夜色之中,只留下了无数红色的光点。悄悄接近远处的求生者。


那个人是凭借着金钱来到庄园的?鹤无双调动起脑海中的信息,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这个求生者可能是个有重要身份的棋子。


未完待续


继续写好了#(滑稽)

红蝶没有给鹤无双画太浓重的妆容,只是敷了一层薄粉,描了一下眉毛,把嘴唇点了一下。带上红狐的面具在半遮半掩之下更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鹤无双的唇很薄,看似透露着一股薄情。当这样的唇稍作点缀便削弱了整个人的凌厉之气。

最后将饰品穿戴好之后,鹤无双居然对镜子里面的自己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ps:可以说是红蝶小姐姐化妆的技艺高超了#(滑稽)

镜中的人静静站立,便给人一种华丽的美感,原本是厚重的服饰在庄园主的魔改之下改为单层和服,不仅减轻了负担,还可以更好的让监管者追击求生者,不用因为衣服而出差错。

鹤无双化妆之后的脸柔和了许多,虽然那种冷淡的气息未曾改变,但是却更加像女孩子了。

怎么说呢?他其实不算讨厌这个感觉。伸手抚摸镜子中的脸,鹤无双怀念他失踪的姐姐。

红蝶微微一笑,显然很满意自己的化妆技术。

在聊了一会天之后,她将鹤无双现在要去带一个新人的消息告知了他。

“新人?”

鹤无双沉思了片刻,根据对之前监管者和求生者的数量与他们到庄园的时间推断,这个时间到来的监管者和求生者明显超过了之前来的频率。

在鹤无双去往联合狩猎的路上,他仍然在思考着这个庄园的诡异之处。

杀手日记⑤,完


杀手日记⑤



今天庄园主通知人们到了一批新衣服,新来的求生者和监管者可以去领取。


至于为什么会发衣服?这就是一个谜了。可能是给在这个庄园里的人们一个希望吧,说明庄园不是一成不变,死气沉沉的。


鹤无双倒是提前收到了这件繁重的衣服,有好几斤的贵重和服不但考验试穿者的负重,还考验给这个人穿衣服的另外一个人。


毕竟这种厚重的衣服是不能一个人完全穿好的,一般艺妓们穿衣服的时候还有侍者服侍,可他现在完全不想让别人看见他这些繁琐的衣服。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


他看了看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不仅仅有作为主体的和服,还有各种装饰品。


他仔细查看了一下:以前那支银质镂空钗子,一些绢花头饰,一些小首饰和手链,一张红色狐狸的半脸面具,一把刀鞘刻有梅花与仙鹤的装饰花纹的日本刀。


说起来这把刀是他的老朋友了,把刀握在手里仔细观察,刀柄还有一些他熟悉的磨损。他没有再拔刀,因为他已经确认这是他的第一把刀。


虽然这把刀在之前下落不明,但是又辗转回到了他的手里。


这就够了。


他怀念地看着这把刀,直到宿舍门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回忆。


鹤无双打开门的时候果然看到了他想的那个人。


站在门前的人随着鹤无双开门的动作拿起扇子遮住了自己的脸。


扇子下是一张美丽但是毫无生气的脸,来者是监管者里面和鹤无双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屠夫——代号红蝶。


为什么他们两个人关系好?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来着同一个国度,但那又是另外一个遥远的故事了。


鹤无双向她行了一个礼,红蝶笑着回礼。她轻轻迈步进入了房间,正好看到打开的箱子。


里面的黑色和服虽然粘着鲜红的血液,但那血液并没有氧化成为古旧的褐色,仿佛是刚刚喷溅上去,还没有干的血迹,甚至成为了装饰。


“鹤君正在苦恼新时装的问题吧?”两人闲聊片刻后,她提出到来的目的,鹤无双没有理由拒绝,只能接受她的好意。


片刻,黑色如鸦羽般的长发被绾好,上面点缀着恰到好处的红色水晶镶嵌的头饰,让他整个人有种华丽且摄人心魄的魔力。


鹤无双的限定时装在领口和后颈处不像普通和服,有着比较大的开口,可能是因为艺妓都是这样的衣服。


本来以前鹤无双感觉这种衣服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因为只是暂时穿一下,这件衣服给他留下的印象只有黑色上绣着红色的曼珠沙华。但是他穿上这衣服才发现……这样的衣服露的有点多啊。


先不说领口露出一大片肌肤,背后又露出来一整片后颈。最要命的是为什么这衣服开叉的地方可以露到他的膝盖?他当年真的穿的是这身衣服吗?


现在他甚至感觉是庄园主把衣服偷偷改了。


鹤无双穿上这身衣服才感觉事情的方向逐渐朝着他把握不住的地方策马奔腾。


但现在木已成舟,他只能硬着头皮让红蝶女士给他继续化妆了。


未完待续


杀手日记-特殊篇蓝蝶之梦暂完

“首先,这位女士你的毫无意义的结论虽然在下不知是如何推理出来的,但是在下和杰克先生毫无其他超出监管者同事的其他感情。”


鹤无双一边说着一边突然发力闪现到梦蝶身后,他的刀比之前更加快,犹如一道闪电刺进梦蝶的身体。


梦蝶夸张的笑了起来:“欧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平平无奇的屠夫怎么可能砍到本公主娇贵的身体呢?”


鹤无双的刀再一次没有杀死人,因为梦蝶的身体伤口溢出了无数蓝色蝴蝶,蝴蝶纷纷飞出来的时候鹤无双被遮掩了视线。


等到鹤无双从蝴蝶堆里面出来的时候,梦蝶早就无影无踪了。


“真是晦气。”语气看似无悲无喜,但是鹤无双觉得必须要回去好好擦洗一下自己的刀具去。


那种有人暗中窥伺的感觉一直没有离去。